收藏
0 有用+1 已投票
千花坊论坛

记忆遗传

编辑 锁定
记忆遗传(genetic memory)理论是千花坊论坛Carl Jung为解释种群记忆而提出的假说。在分析心理学中,种群记忆假说是指:通过“群体潜意识”,种群的祖先可将记忆、感情和想法遗传给后代[1] 。后由英国人类和心理学家罗伯特·雷纳夫·马雷特(Rober Ranvlph Marett,古典进化论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古典进化论学派最基本的理论取向,即是以进化的观点来解释人类社会的差异,首次提出“前万物有灵论”)[2] 进一步发展。
从那时起,人们就一直在激烈地辩论这个问题。用最简单的话说,这种理论认为,遗传机制控制着所有身体特征的遗传,但它又不限于控制身体特征的遗传。低等动物的行为也是由遗传决定的千花坊论坛,它们的复杂行为是与生俱来的,不需要通过学习来获得。但是高等动物的行为可变性较大,需要学习和记忆。问题在于高等动物的心理机制,特别是人和猿猴的心理机制,是否有通过遗传因子先天生就的成分。
现代遗传学已经证伪了传统上的“记忆遗传”理论,即:记忆、感情和想法可以进入遗传物质DNA而传递给下一代的理论是错误的[3] 。另一方面,最新研究成果表明,小鼠中父代的某些经历会影响子代的基因表达调控(是基因表达调控的范畴,基因本身的遗传物质DNA编码未变)。这一结果提示了父代经历的表观遗传途径可作为遗传中心法则的一种有效补充,但对这一结果的解释必须在严谨的学术角度进行讨论,这种现象既不受主观意志控制,亦无法作为“记忆”、“感情”与”想法“可遗传的证据。
中文名
记忆遗传
外文名
genetic memory
别 名
遗传记忆
所属领域
心理学,遗传学

记忆遗传和语言 编辑

以现代观点来看,语言被认为仅仅是记忆遗传的部分产物。事实上,对于人类而言,语言可视为在出生时神经系统就具备的一种属性特征,是人类神经系统的本质属性。然而,人类在个体发育过程中才逐步建立起对母语中特定音素的认知,也就是说,在不同人类种群的基因编码中并没有针对其种群特有的音素群落进行编码。对于某一个国家的儿童而言,他们的基因中并没有编码该国母语中的发音要素。这一事实进一步提示了记忆遗传并不是一个拉马克过程[3]

记忆遗传和创伤、恐惧以及神经精神障碍 编辑

在小鼠中进行的神经科学研究提示,某些经历能够对下一代产生影响。在一个研究中[4-5] ,小鼠通过训练对特定的气味产生恐惧心理,这种对特定气味的厌恶能够被传给下一代。在这些小鼠的下一代中,即便它们未曾经历过相似的训练也从未遇到这种特定气味,仍对其极为敏感,且表现出同样的恐惧行为。
同时,小鼠的大脑结构中也发现产生了变化。研究者总结认为:父代的经历,即便发生在怀孕前,仍然能够显著的影响后代神经系统的结构和功能[6]
科学家推测,同样的遗传机制也可以用于解释恐惧焦虑和创伤后压力综合症(PTSD,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s),以及其他人类的神经精神障碍病理过程(具体报道请参考本词条的”最新研究成果“节)。

理论的发展史 编辑

和现代观点不同,十九世纪时,生物学家认为记忆遗传是记忆遗传的混合体,因此认为它应该符合拉马克机制。例如,Ribot在1881年提出:心理学遗传学上的记忆是基于共有的机制,前者和后者的区别仅仅在于前者还与潜意识发生交互[7] 。Hering和Semon发展了有关记忆的一整套理论,后者提出了记忆印迹的概念,以及伴随的一整套记忆印迹的形成和兴奋印迹复现的思想。Semon将记忆分成遗传的记忆和中枢神经记忆两类[8]
虽然上述这类源自十九世纪的观点和新达尔文主义学说完全冲突,但至今仍未完全消失。现代心理学一般认为记忆遗传理论是错误的,然而,直到21世纪初,一些心理学家,如Stuart A. Newman和Gerd B. Müller等,仍然在为这类观点添砖加瓦[9]

记忆遗传与超心理学 编辑

某些超心理学家提出了这样的假说——特定的记忆被编码在基因中,并用这样的假说来解释来自前世的记忆。然而,多数超心理学家并不支持这样的观点,这是因为:(1)在具有前世记忆的案例中,被试者和他们关联到的前世记忆的所述个体并不存在基因或遗传学上的关联。(2)这种观点在解释一类有孩子的前世记忆被试者时是不完备的。通常情况下,超心理学家认同现代生物学的观点:遗传性状具有倾向性,即:遗传性状仅以倾向性编码,从而能以特定方式对环境刺激作出反应,而并没有编码实际的记忆或具体的体验[10-11] [12]

文学作品以及中文互联网中的概念 编辑

在中文互联网环境中,搜索“记忆遗传”,会发现一系列以讹传讹的词条:如搜搜百科、互动百科中的相应词条。词条中具有类似下面的段落:
“遗传记忆是马雷于1911年首先提出的。从那时起,人们就一直在激烈地辩论这个问题。用最简单的话说,这种理论认为,遗传机制控制着所有身体特征的遗传,但它又不限于控制身体特征的遗传。低等动物的行为也是由遗传决定的,它们的复杂行为是与生俱来的,不需要通过学习来获得。但是高等动物的行为可变性较大,需要学习和记忆。问题在于高等动物的心理机制,特别是人和猿猴的心理机制,是否有通过遗传因子先天生就的成分。”
以及
记忆对大多数人而言,是后天积累的,个别的,巨大的,长时间的事件可能会成为一种遗传记忆从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为本能。比如当一种动物连续几百代受到某种动物的袭击其后代就有可能在对该种动物表现出本能一般的恐惧和躲避,这就是记忆的遗传。
美国学者玛格丽特·米德认为,人类的大脑资源的95%没有开发。但是按照达而文的进化论来说,生物中长期不会用到的部分会逐渐退化掉。那么为什么人类没有用到的95%的大脑资源没有退化掉呢?
其实,那没有用到但是也没有退化掉的95%的脑资源,并不是真的没有用到。而是它的实际作用没有被人类所发现而已。很多生物一生下来就拥有了生存的技能。例如蜘蛛一生下来就会织网,蚊子一生下来就会吸血。这是为什么?本能吗?不!这是生物意识产生的行为。这种行为是经过大脑的逻辑模糊计算与传输处理而实现的。那么为什么有些生物在出生之后,没有父母和同类的教导及传授技能便已经具备了这些生存技能了呢?
我认为,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他们父母或祖先的部分生存技能的记忆,有选择性的遗传到了他们后辈的大脑里。使他们与生俱来就具备了生存技能的记忆。所以他们能够一生下来就会织网,一生下来就会飞就会吸血。其实人类也是一生下来就拥有了生存的技能,简单举个例子,当婴儿接近母乳的时候,婴儿自己就知道了如何吸吮乳汁。那么人类的其他祖先的生存技能为什么没能遗传下来呢?其实也不是没有遗传下来,而是所有遗传下来的记忆都被自己的大脑封闭起来了。就封闭在那没有用到的95%的大脑资源里。
“那么人类的记忆是如何遗传的呢?首先人类自身的DNA会抛弃一些无用的记忆以尽量将你自身的精华和求生基本技能以及身体各部分细胞的排列顺序和运动规律通过某种编码压缩到一个小小的精子和卵子里。当精子遇到卵子后,这些记忆组件开始解压缩,并利用母体内的营养资源组建并创造属于自己的生命体。”
“为什么人类不能开启自身的里记忆?因为人类自身的进化和几亿年的经历组成了一个庞大的信息体。如果这部分的记忆突然被激活,首先大脑就会对所有记忆进行一次自我检查,那么多的信息一下子涌入一个小小的信息处理器,导致的结果必定是大脑崩溃,甚至死亡。所以潜意识将深层记忆封闭起来,甚至断绝了通往深层记忆的通道。”
上述段落的出处为何马编写的《藏地密码》小说,随后在中文互联网语境中广泛传播,也在其他文学故事作品中被广泛借用,甚至整段整句原样地照搬抄袭:如《白色的爱》,《刚果惊魂》以及《杀人游戏之谋杀感应》等等。需要引起注意的是,这类描述并不具有科学性,通过借用部分科学名词和少量概念,组织成与现代科学完全违背的整体思想(参考:伪科学),对于非心理学和生物学专业的读者具有一定的迷惑性。
事实上,在上述描述中除“记忆是后天积累”的部分以外,多为主观的臆测和想象。例如:父母熟读“四书五经”,其儿女无法遗传获得上述记忆。在其他动物中,父母的高级捕猎技能也无法遗传给子代,因而需要重新接受教育,如:母猫会教育小猫、猩猩训练儿女学习吃白蚁等技能等等。该说法之所以在今天对公众仍具有一定的吸引力(对于科学工作者而言,“记忆遗传”理论早已没有市场),关键在于其扩大了记忆的概念,譬如,将动物的捕猎本能也纳入了记忆的范畴,如:祖祖辈辈的狮子都“记得”饿了要吃肉,等等。显然,后者并非大脑的高级功能——“记忆”,而是属于本能的范畴。即便是只有几十个神经细胞的低等生物——线虫,也具有“趋利避害”的基础功能,这并非是记忆,而是生物的应激性[11]

现代遗传学 编辑

遗传学是研究生物体遗传变异科学,是生物学的一个重要分支。史前时期,人们就已经利用生物体的遗传特性通过选择育种来提高谷物和牲畜的产量。而现代遗传学,其目的是寻求了解遗传的整个过程的机制,则是开始于19世纪中期孟德尔的研究工作。虽然,孟德尔并不知道遗传的物理基础,但他观察到了生物体的遗传特性,某些遗传单位遵守简单的统计学规律,这些遗传单位现在被称为基因[13]
基因位于DNA上,而DNA是由四类不同的核苷酸组成的链状分子,DNA上的核苷酸序列就是生物体的遗传信息。天然DNA以双链形式存在,两条链上的核苷酸互补,而每一条链都能够作为模板来合成新的互补链。这就是生成可以被遗传的基因的复制方式。
基因上的核苷酸序列可以被细胞翻译以合成蛋白质,蛋白质上的氨基酸序列就对应着基因上的核苷酸序列。这种对应性被称为遗传密码。蛋白质的氨基酸序列决定了它如何折叠成为一个三维结构,而蛋白质结构则与它所发挥的功能密不可分。蛋白质执行细胞中几乎所有的生物学进程来维持细胞的生存。DNA上的一个基因的改变可以改变其编码的蛋白质的氨基酸,并可能改变此蛋白质的结构和功能,进而对细胞甚至整个生物体造成巨大的影响[14]
虽然遗传学在决定生物体外形和行为的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此过程是遗传学和生物体所经历的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例如,虽然基因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一个人的体重,人在孩童时期的所经历的营养健康状况也对他的体重有重大影响。

最新研究成果 编辑

2013年12月1日发布的一项研究成果称,受训练后害怕某种特殊气味的实验鼠,能够通过精子中的一种机制将这种神经冲动传给它们未出生的子孙[15]
据法新社2013年12月1日报道,这项研究声称,它为动物能够“遗传”对祖先所受创伤的记忆、作出似乎自己有过亲身经历的反应这种观点提供了证据。这是在渐成说研究方面的最新发现。渐成说认为,环境因素能够在不改变基本DNA编码的情况下,导致基因开始表现出不同行为。
研究人员之一、位于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的埃默里大学医学院的布赖恩·迪亚斯说:“知道祖先的经历如何影响后代能使我们对具有跨代性的神经精神疾病的发病情况有更多了解。”
在研究中,迪亚斯和另一名研究人员克里·雷斯勒使用足休克法训练老鼠害怕一种类似于樱桃花的味道。随后,他们试验了这些老鼠的后代在突然闻到这种味道后的震惊程度。在亲代老鼠受训练时,这些子代老鼠尚未在母体内受胎,而且在试验前从未闻过这种味道。
雷斯勒称,受训练老鼠的后代“能够辨别剂量小得多的味道并作出反应……表明它们对这种味道更为敏感”。他说,它们对其他味道的反应不同,而且与未受过训练的老鼠的后代相比,它们对樱桃花味道的反应大约强了200%。
科学家们然后研究了管理鼻内气味受体的运作、尤其对樱桃花味道作出反应的M71基因。结果发现,通过受过训练的老鼠的精子遗传下来的这个基因的DNA编码没有发生变化。迪亚斯说,但这一基因的确存在一些能够改变其行为并导致这种基因在后代体内被“表达更多”的所谓渐成标志。这反过来又导致受过训练的老鼠及其子孙的脑部发生物理性变化——即脑部嗅球中的嗅小体增大。迪亚斯说:“这是因为鼻中M71神经元增多,(通往脑部的)轴突也增多。”
雷斯勒说:“此种信息传递是亲代‘告知’子代某些它们在将来可能会遇到的特定环境因素之重要性的一种有效方式。”。英国遗传学家马库斯·彭布雷发表评论说,这些研究成果能在研究恐惧症、焦虑和创伤后压力综合征时发挥作用。他在科学媒介中心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应立即开始认真对待人类跨代反应现象,否则我们将无法理解神经精神疾病或肥胖症、糖尿病和代谢紊乱等疾病的增多。”
这个相关结果虽然在报道中运用了“记忆”等词汇[6] ,然而其研究成果并不能作为支持历史上“记忆遗传”理论的证据,反而是现代遗传学中如表观遗传等范围的研究路线[5]
参考资料
  • 1. Reber, A.S & Reber, E..Penguin Dictionary of Psychology:Penguin,2010
  • 2. 罗伯特·雷纳夫·马雷特 .百度百科[引用日期2014-04-7]
  • 3. Rodolfo R. Llinas . I of the Vortex: From Neurons to Self:MIT Press,2001:190-192
  • 4. Dias, Brian G; Ressler, Kerry J.Parental olfactory experience influences behavior and neural structure in subsequent generations:Nature Neuroscience 17 (1),2013:89–96
  • 5. Callaway, Ewen.Fearful memories haunt mouse descendants:Nature,2013
  • 6. 'Memories' pass between generations .BBC[引用日期2014-04-7]
  • 7. Louis D. Matzel.Learning Mutants In Harold E. Pashler. Steven's Handbook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John Wiley and Sons,2002:201
  • 8. Timothy L. Strickler.Functional Osteology and Myology of the Shoulder in the Chiroptera:Karger Publishers,1978:325
  • 9. Brian Keith Hall, Roy Douglas Pearson, and Gerd B. Müller.Environment, Development, and Evolution: Toward a Synthesis:MIT Press,2003:17
  • 10. Robert F. Almeder.Death and Personal Survival: The Evidence for Life After Death:Rowman & Littlefield,1992:28-29
  • 11. Susan J. Blackmore.The Meme Machine: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9:59-62
  • 12. John Donnelly.Language, Metaphysics, and Death:Fordham Univ Press,1994:356
  • 13. Eric H. Davidson.The Regulatory Genome: Gene Regulatory Networks In Development And Evolution:Academic Press,2010
  • 14. James D. Watson.Molecular biology of the gene:美国冷泉港实验室出版社,2013
  • 15. Dias BG, Ressler KJ.Parental olfactory experience influences behavior and neural structure in subsequent generations:Nature Neuroscience,2013
词条标签:
心理学